对比特币OG光华的对话: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牛市

OG 对话 比特 比特币 牛市 2023-12-11 65

摘要:他还说,区块链最终会越来越像万维网,比特币在一层、以太坊在二层、高性能链在三层,用户会像使用万维网一样不会问你是城域网还是国域网,抑或是局域网。26x14:你觉得Vitalik想把区块链从POW带入POS的真正“阳谋”是什么?...

过去的七八年间,光华一直在从事比特币生态的开发,他是一个坚定的比特币技术信仰者,哪怕在以太坊最风光、最具财富效应的三四年里,光华也未曾从比特币的技术圈子里离开过。光华也是一位非常善良的人,对技术善良,对人情也非常善良,他说,在周期里,面对同事离开后的伤感,也是对周期理解的一部分。光华也是一位非常有大局观推理能力和技术洞见的人,他说,比特币在这轮牛市后就会像苹果的股票一样慢牛而稳定,不会再有明显的四年一轮的周期了;他还说,区块链最终会越来越像万维网,比特币在一层、以太坊在二层、高性能链在三层,用户会像使用万维网一样不会问你是城域网还是国域网,抑或是局域网。光华也是一个非常率真、拥有男孩子一面的老OG,他始终记得中本聪那个“非著名”的回怼帖,“If you don't believe me or don’t get it, I don’t have time to try to convince you, sorry.”--26x14(Co-founder of 7UpDAO)对比特币OG光华的对话: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牛市

26x14:最早你是怎么开始的和比特币的这段渊源?最开始的故事是怎样的?

光华: 最早是2014年刚毕业的时候,跑到一家国内比较大的一个人工智能公司做机械臂,当时有一些同事在工作厌倦的时候会一起打游戏,打游戏的时候大家都在撸一些币,比如宇宙币、星空币等山寨币,最开始的时候觉得比特币跟这些山寨币一样,都是一些全球性的骗子。后来到了2016年的时候,当时给一个国家级项目做技术调研,涉及到做票据链的一个金融隐私的黄签名技术,黄签名技术是ZK隐私的一个前身。那个时候我就去找相关的代码,最早的话就碰到了比特币core团队,他们做了一个代码仓库,是一个叫elements的侧链。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开始彻底的喜欢比特币。其实比特币生态现在的主流叙事早在2016年就有,当时的这个侧链就具备可拓展性,另外当时的环签名技术是range proof in zk-SNARK/zk-STARK的前身。今天去看,2016年的这个事会感觉很惊讶,仿佛就发生在昨天。而现在感觉又是一个轮回,只不过社区的共识更强了。

26x14: 所以你过去的区块链创业经历,一直是在围绕比特币生态而展开的?没有跳出过?

光华: 是的,我以前一直做的是BTC跨链桥。在五、六年前那会,做了一个链,跨过去累计服务过十万个比特币,比Polkadot要早上线。当时觉得Gavin Wood(Polkadot创始人)很酷,他曾是以太坊CTO,他要去做一个加密市场互联互通概念的东西,那我们就想帮Polkadot生态做一个BTC跨链桥,当时想法是,Polkadot的方向是互联互通,如果我们在他们生态做一个BTC跨链,那就可以让BTC和其它生态都能互联互通。

26x14: 在以太坊生态最风光的这几年你也没有离开比特币生态参合进来,是为什么?

光华: 哈哈哈。人的思想是狭隘的,特别是作为一个技术开发者来说,你会容易变得高傲、固执。我在2016年的时候,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,就把以太坊Python Ethereum共识改成了PoA,然后去做了联盟链的一个业务。我最早看到的比特币的一个代码,是Gavin Wood在2014年用C++语言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写的。以太坊的技术实际上是Gavin Wood亲手来完成的,所以我后面就把主要精力压在了Gavin Wood的Polkadot生态的扩容上,我觉得把BTC带到Polkadot的扩容上会更有意思。其实当时也有很多朋友建议我们应该把BTC带到以太坊生态的扩容上,但当时作为一个技术开发者,觉得以太坊的技术性没有那么酷,还是更喜欢Polkadot一些,后来认清了一些事情后,感受到了当时选择上的一些错误。

26x14:你在那个时候就认为,区块链的世界理应是BTC生态内的智能合约的世界,而不是在BTC之外另起一个智能合约的新世界?

光华: 对,不过这个认知最早的起源不是我,其实是Vitalik(以太坊创始人)和BM(EOS创始人)。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。2010年的时候,BM被中本聪怼的那句话成为了圈内名言,那句话是:“If you don’t believe me or don’t get it, I don’t have time to try to convince you, sorry.”但其实那个时候,BM对中本聪想表达的意思就是想去把比特币变成一个可扩展的东西。Vitalik最早也是想把比特币做成一个可扩展的东西。后来BM自己做了BitShares,它是最早的基于比特币协议的Dex;同时,Vitalik和他的团队做了彩色币(Colored Coins),它支持用户在BTC生态上发币,任何人可以基于比特币协议构建资产,并进行交易。Vitalik在做了彩色币这个项目后,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找到BM想一起给比特币写一个智能合约平台,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比特币生态很热闹的事情,其实都已经在2014年左右的时候发生了。而我基于BTC生态和比特币协议构建智能合约的思想,也是受这些更早的事情的影响,逐渐在2016年的时候形成的。我还在2017年、2018年的时候给EOS写过代码,最早在EOS上发起结点的也是我,这些都是出于对BM和他思想的尊敬吧。而在Vitalik这条线上,我更追随的是Gavin Wood,因为Vitalik自己并不怎么写代码,所以后来我也有一段精力是放在了Gavin Wood离开Vitalik之后创办的Polkadot生态上。

26x14: 听您讲述这段历史,我突然有一种感觉,原来Vitalik是比特币生态的“异教徒”,然后现在又到了一个比特币生态进行耶路撒冷复仇的时候。

光华: 哈哈哈,挺有意思的,有点那个味了。

26x14: 经历过这么多不同的周期,你怎么看待周期这个事?

光华: 我最喜欢的是周期里的熊市。你会发现不管在什么样的周期,都会有一些人走掉,他们可能是牛市的一夜暴富走掉,也可能是漫长的熊市一直没有赚到钱走掉,所以离席不是因为钱的事情,而是因为没有热爱。但不管怎么样,在熊市你会更踏实。其实我是比较感性的一个人,因为我觉得跟同事在一起,能相逢就是一个很大的缘分,我很珍惜这一切。有些同事的突然离席,我会产生很大的伤感。这种伤感也是对周期理解的一部分。

另外一个理解就是,大家都说比特币四年一个减半周期而形成一轮熊牛市,但我觉得更大的影响因素还不是四年一次的减半,而是美国四年一次的选举,美元是整个世界最强的货币,我发现每次牛市来的那一年都是美国的大选年,美国总统一选完,牛市就要结束了,基本上都是这样。在大选前,美国候选总统施行EA(有效利他主义),对任何行业都是支持的,要营造繁荣景象;总统选出来之后,就变成e/acc(有效加速主义),精致的利己,背后支持的财团就开始收割变现了。这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吻合。

26x14: 这轮牛市来得如此之快,有没有让你感到出乎意料?如果有,这种出乎意料强烈吗?

光华: 是很强烈,出乎意料。但并没有打乱我们的节奏,只是我们的节奏得加快一些了。因为我们准备这个事情,已经准备了六年了。前段时间我们BEVM项目发了一个白皮书,把这个白皮书作为一个有纪念意义的NFT,发了一万份,参与的玩法需要用户去copy一段代码,往比特币里发交易,开始的时候我自己打了30份,两个小时之后,这30份里面有25份报废掉了,一查原来是有上万个地址在打这个NFT,然后总共的1万份NFT里面有一千三、四百份才是成功的,打完之后,价格被参与的用户拉到了四五十倍,我就感觉到,天啊,这个市场怎么了,这件事给我的震撼太大了。我知道市场它来了。

26x14: 你之前预计的这波牛市是在一个什么时间点?判断依据是什么?

光华: 我之前觉得是,明年减半以后,牛市开始;后年结束牛市,开始转熊。整个牛市经历一年的样子。但现在整个牛市的蓄力和强度都远远超过了我的预期。

之所以有这种误判上的“刻舟求剑”,主要是之前的牛市都是在事件拉涨之后会有一些利空的事件,然后到四五月份的时候,真正的牛市才开始开启。比如上一次牛市的利空是312,而牛市开启是5月份。因为矿机的水电启动通常是在5月,那会某个省的水电会特别便宜

这次牛市来得这么快,我觉得ETF的落地预期只是催化剂,更大的因素还是不加息的预期落地,所以你会发现所有的资产类别都在上涨,只是比特币涨得更多一些,因为比特币作为风险资产更灵敏,它的散户持有者更多。

26x14:你觉得这轮牛市,和往期比,有很大的不同么?最大的不一样是什么?

光华: 我觉得最大的不同是,整个市场的波动不会那么大了,很有可能每一轮都比之前一轮的波动小。之前的牛市,在开启之前,市场都会有一个大暴跌,这次我们也在等这个暴跌时刻,然后想去再抄底一些,但还没有等到,也可能不会有之前那么大的暴跌。另外,往后比特币的熊牛周期可能和以前不一样,从目前牛市之前没有那么大的跌幅来看的话,可能以后比特币的主线就像纳斯达克一样,呈现小幅波动的长期慢牛形态,周期性会越来越不明显。

26x14:上述这个逻辑是建立在,资金流入的流量很大,比特币持有者的增值预期很大,因此卖盘量很小,故而所产生的波动性不大,从而呈现长期慢牛的逻辑。但你之前也说了每四年的美国大选对比特币价格会产生影响,那这个因素和长期慢牛的结论对比来看,最终是一个怎样的效应叠加结果?

光华: 选举的因素会影响所有的资产类别,现在比特币的市值大约9000亿美金,和科技股相比已经排在前十的位置了(苹果、微软、谷歌、亚马逊、Nvidia、比特币、Meta、特斯拉),苹果市值是它的3倍以上。随着比特币市值的提升,比特币和苹果的市值差距可能还会缩小。如果我们从苹果股价的走势来衡量和预判比特币的股价走势,那它就会趋于稳定、呈现长期慢牛,因为它的庄、整个资金盘子也已经足够大了,不同资金的互相博弈会趋于平衡,它的风险性属性会逐渐变弱,不太会像之前那样暴涨暴跌。

26x14:听懂了,这是属于我们创业者、社区、散户的最后一个牛市了。

光华: 是的是的。以前币价的共识是在BTC,社区的共识在以太坊,但现在社区的共识从以太坊又开始回到了BTC。你可以看到之前的资金还是在冲高性能公链,比如之前的周期去冲Polkadot、EOS,上个周期去冲Solana,这个周期冲以太坊L2,排名前十的L2现在市值都在30亿美金。一开始所有的事情都是从比特币开始的,然后中间都发散了出去,但现在社区不再往外发展了,他们认识到了在这个阶段以太坊的技术饱和度,需要阶段性去找变现和落地的东西了。目前比特币生态市值最高的$ordi也才10亿美金,比特币的资金体量是以太坊的3倍,那比特币生态的市值也理应是以太坊市值的3倍,那这样的话,大家对比特币生态的市值就会有一个很高的天花板和预期。以太坊生态过去已经做了很多事情,而比特币生态现在还是一个蛮荒之地,但比特币却有3倍于以太坊的资金量啊,那这两年的牛市周期,是不是比特币生态就会很快补齐与以太坊生态的空缺?并且会很快的补齐。那如果比特币生态补齐了与以太坊生态的差距,那整个区块链世界就形成了一个闭环,就好比之前的互联网行业一样,会有几家龙头企业和龙头产业存在。那留给我们普通大众的机会,就在于比特币生态去补足以太坊生态的这个时间段。这个机会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大,也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急促。现在缺的不是技术,也不是模式验证,只是缺的是大家此前忽略的意识,就好比90年代我们要集中力量发展深圳一样,比特币生态会迎来一个深圳速度。这次机会一结束后,币圈就和之前的互联网一样确定性的事情了,真正的大钱、巨头就开始进入了,草根的机会就很少了。

26x14: 那为什么比特币生态的崛起会发生在今天这个timing?不是去年、不是前年?推动它发生的trigger是什么?

光华: 这个里面有一个最牛逼的事情,是2021年10月左右,在比特币13岁的时候,迎来的首次重大升级,Taproot推出了。这是比特币底层技术的一个跨时代的升级。这里面包含3个BIP(比特币改进提案),前两个BIP吊炸天了。一个是Schinorr签名,这是一个签名算法,它可以生成一个上千人的聚合签名,可以不占用过多的Gas和存储空间。之前Vitalik想在以太坊上支持Schinorr签名,但到现在还没有弄成,这个落地的难度系数可见还是挺大的,不过Gavin Wood创办的Polkadot的Substrate框架后来支持了Schinorr签名,但很可惜Polkadot没有很包容的机制把整个生态弄起来。另一个BIP是MAST合约(Merklized Alternative Script Tree),它可以提供用户在树状图里插各种脚本,配合Schinorr签名去做很多很有意思的合约,实现比特币创新合约的相关的事情。虽然它还是不能做到图灵完备,但是已经可以模拟到图灵完备的一些事情了。或者说它没法得到整体的一个while(if)循环的完备,但是可以通过组装很多的if...else逐步模拟到接近while(if)循环的状态。所以,Taproot携带这两大BIP的推出,给比特币带来了一个很好的可扩展性的底层技术框架。如果你再细细的品味这些代码的话,你会发现从技术的设计哲学角度来看,它的出现太漂亮、太惊艳了,很有密码学的魔法的东西存在。所以在Taproot推出之后,才能去实现比特币生态的去中心化的L2,而在此之前还不行。如果你是一个比特币持有者的话,你会发现比特币有5种类型的地址,[bc1p]开头的地址就是比特币升级Taproot之后的地址,很多用户买铭文、搞闪电网络的资产,用的都是这个开头的地址。

但为什么不是2021年10月Taproot推出后就爆发,而是今年春节后才开始爆发呢?其实我们从两年前就开始推Taproot的技术,甚至还申请过一些相关联的专利,并最终获得通过,拿到了中国专利局的盖章。但我现在来想的话,虽然我们两年前就开始推,但确实那会想推起来并不容易,因为技术刚落地的时候,一些基础设施,比如比特币的网签钱包、比特币发币的一些相关协议,在那个时候都还没有出来。就算那会开发了这些,也还需要一段时间来给用户一个体验、认知的过程。这些都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沉淀的。其实去年的时候,比特币生态的NFT概念已经开始小火了,今年3月的时候BRC-20的铭文就更火一些了,现在又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点。但你也可以发现,从去年开始的比特币NFT,到今年3月的BRC-20铭文,再到最近,也是基本上符合Taproot的版本升级的时间线的。只是用户在感知层面会稍稍落后技术版本迭代一些些。

26x14: 你觉得比特币生态最大的价值捕获是在哪个环节?

光华:如果从短期来看,$ordi和$sat这样的铭文已经展现出了百倍、千倍的收益能力,这个在其它生态里面是很难现在可以见到的。我们比较看好的是Ordinals,它包括三块,一个是去年开始走起来的NFT;第二是今年开始火起来的BRC-20,可以实现meme的公平发射;第三块就是Runes符文协议,不仅支持BRC-20,还可以兼容ERC-20,能更好的帮助一些投资人拓宽一些投资后的资本退出渠道。Runes符文协议所代表的方向一定会在未来几年内爆发,因为它能上线一些已经在以太坊上验证过的事情,比如Launchpad;另外,一些CEX交易所可以通过它跻身为第一、第二的龙头,一些比特币“交易对”会让更多用户充钱;还有就是一些在以太坊上被验证过的Deifi四件套、游戏机制,都会在比特币生态里活得很好。当然,比特币和EVM虚拟机相比还有很大智能合约上的差距,所以比特币生态比以太坊生态更需要L2的存在。你看以太坊L2还有很多和以太坊L1的相关性和重复性,但BTC的L2真的是在解决BTC不能做的事情。

我预测明年还不是决胜谁是BTC L2老大的时候,下下个牛市才是。所以,我觉得比特币生态最大的价值捕获,可能并不是现在已经开始的这个牛市,而是在下一个周期,会出现一个寡头格局的BTC L2和以太坊相抗衡,甚至比以太坊还大。但也有可能出现一种情况,那就是VITALIK自己会把以太坊横跨到BTC L2上来。其实,我自己得知的消息,现在很多ETH L2的龙头,在一年前就想过要来横跨BTC L2,他们也都可能最终会回到比特币生态中来。你看OP的白皮书,一年前的路线图就提到了最终会做BTC的L2;而Starknet的CEO都已经在明面上放过话了,他们会想用ZK去做BTC的L2。

26x14: 这样来看的话,今天的江湖格局,也不一定是按照剧本所想的那样走,还是有很多出乎意料的变化在后面等着。

光华: 是的,那些融了几亿美金的巨头都在等着,只是在看什么时候值得去行动。BTC生态的市值应该占据比特币总市值的20%,大约420万个比特币的体量,在这里面,BTC L2大概会占BTC生态的一半左右,也就是比特币总市值的10%;其它细分赛道的龙头,比如meme和Defi四件套的龙头,可能每家各占比特币总市值的2%左右,这些加起来就是一个20%的拼图。Meme类资产,可能这轮牛市就可以决胜出谁是龙头,而L2可能要再过一个四年才能揭晓胜负。

26x14: 你觉得属于BTC生态的Defi Summer大概什么时间能到来?

光华: 明年下半年。

26x14: 在此之前,还是以meme为主?

光华: 对,以meme类资产为主,不过“半中心化”的交易所也会开始起来,比如OKx的钱包、Unisat的Swap,都是属于“半中心化”的东西,它们会先于Defi火起来。

26x14: 那以太坊后续会怎么走?以太坊L2、ZK这些过去资本投入较大的技术叙事后续会怎么弄?你是怎么预判的?

光华: 以太坊的话,应该还是挺焦虑的,能够杀死你的往往不是你一直设想的那一个。谁能想到剧本会写杀死以太坊的不是一路上披荆斩棘的高性能公链,而是最开始、最原始的那一段恩仇,比特币呢。当你一路铩羽而归,抬头一望,那个比你高三倍市值的人,他还站在那里,看着你,原来过往的成功都只是你自我的想象。从我个人的逻辑来看,以太坊最好的结局是ETH主网兼容比特币生态,去做BTC L2

而ZK的话,它就像十几年前的AI,大家都知道它是未来,是一个很稳定的技术叙事,但大家也都知道至少这一两年它很难到来,而最终何时能到来,也很难知道。但如果ZK能落地的时候,用ZK技术来赋能BTC L2,会更性感。因为比特币是POW,ZK也需要密集的验算,只需要把BTC提一个BIP,往BTC的共识代码里面增加一个OP code,去支持ZK的一个验证的算法,这样的话,比特币的矿机可以直接去兼容ZK的一个算力,这样比特币可以增加ZK来无限扩容,而这些算力也能让POW的矿机来维护这些计算。所以是不是ZK更适合POW?

26x14: 为什么你的推演是ETH主网来做BTC L2,而不是ETH L2来兼容BTC L2?

光华: 如果是ETH L2来兼容BTC L2的话,那可能未来ETH L2的市值就超过以太坊主网了。

26x14: 你觉得Vitalik想把区块链从POW带入POS的真正“阳谋”是什么?

光华: 我之前没有那么看好以太坊,所以错过了2020年的Defi Summer,现在回过头去思考,Vitalik这个人太聪明了。不仅他有很强的包容性,他每一个节奏都踩的很准。他2016年的时候就提出,以太坊会做Sharding扩容,会做POS转网。那会做矿机的时候,他说你们不要做矿机了,我们(以太坊)马上会从POW转向POS。他转POS的时间点也选的很好,为什么2016年就提出了,但去年这个时候才最终推呢?他弄了一个销毁ETH的算法,现在所有的POS网络,只有以太坊是最安全的。Vitalik曾经说过一句话,能做成POS网络的就只有以太坊可以。原因是,只有解决了POS网络的通胀问题,你这个POS网络才是安全的,不然POS网络的代币都是下跌的,长远来看都是归零趋向。以太坊的POS之所以安全是因为它们提了一个ETH销毁机制的EIP,可以起到在ETH增发时的通缩保证。这种思路设计和前后铺排,以及最终推出POS的时间点来看,Vitalik是老谋深算,不像真实年龄那样年轻,从2016年提出POS,到去年2022年推,蛰伏的6年时间,能忍住,不被社区骂,继续推,不是一般人能干的了的。

而之所以Vitalik想推POS,可能是他觉得矿工没有太大价值。以太坊和比特币不一样,比特币带有货币和黄金属性,它是通过付出多少劳动力,付出多少电力和算力,然后去让大家一起维护整个网络的系统和运转安全。而ETH的价值来源不一样,ETH的价值体系是以科技、金融的创造力为主,它的使命是更有效率的发资产,它想把本来应该付给POW的这些劳动力提供者的钱用来奖励给ETH带来创新的人,想通过构建一个金融科技的商业闭环来跑这样一个价值网络。

26x14: 在比特币生态的叙事里面,会有POS的生存空间么?它未来会全部都是POW么?还是一个POW和POS相结合的生态?

光华: 应该将两者结合,我们应该用包容的心态去弄。一层还是POW,更多还是货币、黄金属性,POW就OK了。但要做二层生态的话,就需要考虑到科技属性,就要考虑到以太坊已经验证过的POS。让BTC生态把POW和POS服务的两拨不同的群体,结合起来。从过去的历史来看,前几个周期最终活下来的链,都是要有包容心态,有包容心态才有去中心化。

26x14: 区块链经济在目前来看,还是一个注意力经济,现在比特币生态抢走了大量的注意力,而以太坊还有它的基本盘,那其它的公链们会怎么办,比如Move生态、Ton等,因为开发者的精力是有限的,会不会这些Player反而是受比特币生态崛起最大的牺牲品?

光华: 首先我觉得还要有包容心态,技术的积累只会越来越好,但不一定发生在代币经济层面。我的个人设想是这样的,比特币因为它非常优美的货币、类黄金的代码设计,它会是在第一层;以太坊是很好的金融科技和生态设计,它是在第二层;而第三层可以是一些高并发的,和金融稍微偏远一点,但和社交、游戏等更接地气的应用走的近一点的链。整个体系应该是一个融合的框架,就像万维网一样。最开始的时候,大家只有局域网可以用;再后来,局域网开始互联互通成为城域网;城域网再互联网互通成为国家网;最终,实现世界性的互联互通成为万维网。区块链未来也会像万维网一样,从局域网开始,最终互联互通,用户不会管它用的哪一层网络叫什么,是叫城域网的什么技术还是局域网的什么技术,用户只需要考虑服务体验本身带来的乐趣。区块链最终是一个完整的链,是一个全链,比特币作为一层是因为它是有最优美的代码特性适合作为一层罢了。

26x14:我非常buying这个推论,当然,在这个推论之下,我们也不会拥有太多的牛熊周期了,可能再过两个周期,区块链就是金融科技互联网的一部分,也将表现属于科技互联网估值和价格属性的一部分。

对比特币OG光华的对话: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牛市

26x14:最后一个问题,也是出于节目效果,你觉得中本聪是谁?他还活着么?还是他一直以来就是一种符号和灵魂寄托而已?

光华: 我觉得中本聪就是一种思想,一种更公平的分配、更去中心化的思想。Vitalik之所以也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功,也是因为他最接近于中本聪的思想,和其他创始人比,他最有包容性,所以以太坊目前能做第二。然后,从个人的胡思乱想来看,中本聪可能是未来的穿越者,是在未来美元金融体系发生了不可弥补的金融危机的时候,为了拯救人类,从未来穿越回来的,因此也能解释为什么他有那么多的比特币都没有取为私用。这个故事我愿意相信它,因为它让我非常舒服。

相关推荐